崔华峰是业界公认的“东方文化”最用心、最厚重、最权威的设计师20年来,崔华峰疯狂探寻东方优质生活方式,高举“当代·东方·文化”的大旗,苦心钻研东方文化,并用新技术作支撑,以此完成“提高中国人生活品质”的使命。




      5月20日,卡米亚东方美学设计大赛在佛山隆重启动,崔老师作为首届卡米亚东方美学设计大赛的年度评委,现场为大家进行了一场关于“东方文化”的思想盛宴。


崔华峰老师现场分享“当代东方供给侧”精彩视频


      对于“供给侧”的深入思考

崔老师现场以“当代东方供给侧”为主题进行分享。他认为这是国家中央给出来的一个重要的方向性指令。不管是做设计,还是做产品、做销售,对我们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启发。



      供给:客户、市场需要什么东西,我们就做什么东西;

      供给侧:我们要主动去做一些东西,引导这个社会的消费和方向。

      崔老师言简意赅的解释了这一观点,他认为设计师应该是一个需要“思考”的职业,应该拥有自己的理念,把理念形成产品,去引导社会的消费方向。


崔华峰作品 :奈瑞儿中华广场店


      浪漫与温馨,个性与奢华,灵性的设计。空间勾勒出东方女性的柔美质感,饶富古韵的陈列摆设,是对当代东风印象的最好诠释。


      风格是中国设计界四十年的伪命题

      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前几十年里面,设计界、消费界和制造界一直在讲风格

      其实,最早东方人就已经知道做任何的事情都要“天时·地利·人和”。显然,“天时地利人和”是一句很古老的话,大家都能理解。但是,把它翻译到今天的生意场上,崔老师的理解是“当代·东方·文化”。为什么?因为这个时代已经不同了,它有一个典型的特征:信息时代。崔老师认为如果抓住“风格”这两个字就比较难做,应该抓住“美学”      但是,“风格”偏偏在中国的设计界又非常地坚挺。为什么?它有将近40多年的经历,所有人都在讲这两个字。


      风格可复制,但又不可复制

      在崔老师看来,风格具有强烈的地域性特征,所以风格是不能移动的。

      举例来讲,我们把地中海风格移到中国人的生活空间中有好处吗?当然有。拍个照片肯定是有好处。但是,地中海风格的生活方式的核心是什么?阳光,海洋,空气,海鲜,水果,天然,红酒,还有面包。显然,这些东西都是不能移动的。就算用商业的手段把空间移动到我们的家中,生活方式是不能移动的。所以,风格实际上是一个地域性的东西


      新时代设计的另一种活法

      崔华峰老师认为,当下最重要的是跳出设计界以往的风格论,“我们不讲风格,讲讲文化。”什么是文化?没有谁能够成功的解释什么叫文化,因为不同身份,不同地域对于“文化”的认知和理解的范畴都是不同的。

      就餐具而言,筷子就是我们中国人熟悉的东西,刀叉是西方人熟悉的东西,中国人都能拿起一双筷子轻松自如的夹起一颗黄豆,很优雅的塞到嘴里。但随便找个西方人,他肯定连一颗黄豆都夹不起来

      相反,我们去欧美用一套金属刀叉吃牛排,能够不发出声音吗?很困难!因为我们不熟悉。所以,刀叉明显的就是西方人的文化;那么,筷子就是东方人的文化。所以,我们自己最熟悉的事物就是文化



      当代青花的故事

      当时,海上丝绸之路三个核心产品“茶叶·陶瓷·丝绸”,这是古代非常经典的生意,今天我们怎样才能继续把经典的生意做下去?崔华峰老师花了将近4-5年的时间实践了这一课题。

      “青花”是中国文化的代表。它虽然贫民出生,但以其独特的魅力,成为中外皇上、贵族、平民都喜欢的文化。据了解,到目前崔老师的调研中没有一个人对青花会反感,这一点很值得大家注意。

      “文化”往往具有人见人爱的魅力。起初,欧洲贵族还不懂得做陶瓷,“青花”一到欧洲便备受欢迎。这时中国皇上慢慢的意识到:寻常百姓家都有的“青花”,欧洲贵族居然那么喜欢,也开始重视“青花”文化。为了延伸“民窑”,于是“官窑”诞生。



      崔华峰是个博物馆迷,看博物馆成为他到新地方的首要任务。“了解当地的文化与历史,通过器物发现前人生活方式。”崔华峰希望走遍所有的博物馆,梳理出东方人生活观的指导思想。


崔华峰作品:三木鱼·崔华峰当代东方文化中心


      东方文化的博大精深具有类似永远的反时代性的东西,不可思议,永不过时,作为艺术乃是难以企及的高峰,是值得花费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研究和探讨的。

      他乐此不疲,为“当代·东方·文化”的研究,也为寻找生活的本源。“好设计来源于生活。”在经历大量表面的、虚伪的设计后,基于对“青花”的热爱,崔老师萌生出做青花的想法,并决心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在纽约短短的7天时间内,崔老师欣赏了博物馆内所有艺术作品,以及每个作品的说明牌。

      此时,崔老师发现这么大的一个当代艺术博物馆里面居然没有华人在看作品的说明,只是走马观花。仔细看说明才发现有几个是日本字,这时候,崔老师终于明白了原来是时间造成的。为什么?因为这些作品产生于二次工业革命时期。在工业革命的时候,国外出现了极其多的技术材料手段,而用这些技术材料手段而产生的艺术品和延伸的文化对于国人来说是陌生的,这些作品带来了新的世界观、价值观、生命观。

      这个时期中国处于什么状态?中国是闭关锁国的,这就是我们对当代艺术不能够读懂的原因。



      崔老师还发现了当代美学让国人看不懂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抽象文化的主场。因为这些作品全部在西方,没有我们东方人的生活题材,而且作者全是西方的。换句话来说,不是我们熟悉的东西,所以就看不懂了。

      有了上面的经历,崔老师突然间就有了解决的方案:题材一定要讲述东方文化,这才是我们熟悉的文化,马上创造了一批青花作品并邀请客户前来欣赏。



      客户欣赏完崔老师的作品后,纷纷表示看不懂。崔老师解释道,这是发财的发字,客户听完觉得有点像,这时候崔老师就开始嘲讽他们:我说你们怎么出来混的,还学人家出来做生意,发大财你们都没看懂。此时全场一片安静,大家开始认认真真的看。客户又说:崔老师你不对,你那个财字多了一点!崔老师补充到:发大财多一点不行吗?

      随后,崔老师开始不断的对作品进行介绍,客户也开始有灵感,慢慢欣赏并理解作品中的文化“意头”


      文化就是我们自己最熟悉的事物

      中国汉字中,本来双喜就是一个错别字,在字典上也没有,但是,我们民间老百姓都知道它的意思:一个男一个女加在一起就是双喜。文化其实是抽象的,但是当大家熟悉的时候,它就是每个人心中的“文化”

      崔老师指出我们一定要讲客户最熟悉的东西,不要空讲文化,高高在上的讲文化就会与客户形成距离。其实,每个国人都懂得文化,只是对于文化的理解又不一样,所以文化就是我们自己最熟悉的事物。


      “背靠中国大树好乘凉”



      崔老师表示中国六千多年悠久的历史文化积累,随手抽出来都是重要有价值的,再结合时代进步特征,用当代的设计手段、把它翻译成当代的设计语言,一旦成功,便是好的设计。

      崔老师更指出设计师要读好历史、读懂现代,用现代化国际化先进的手段来翻译我们历史留下的优秀东西,这就是他一直在推崇和研究的当代东方逻辑。

      设计师要深入生活,把工夫花在对这些问题的解决上,才能实现东方的当代化,至于表现形式,反而不那么重要。“我的室内设计作品几乎都是当代的语言,社会进步,人们不一定能够再享受以往的起居方式,但精神却可以一以贯之。”崔老师是这样认为的。



      雅观当代,心怀东方。崔老师认为卡米亚将东方美学文化精髓融入品牌,并通过设计师渠道弘扬东方美学设计理念,采用现代设计语言来传达东方美学,用简约的纹理和线条来阐述东方意境,不仅是对东方美学的传承更是对中国现代设计的全新推动

      最后,崔老师给出一个结论:东方文化这棵有六千多年的大树,大家一定要珍惜,“背靠中国大树好乘凉”,用我们熟悉的东方文化做出国际化的东西。



卡米亚瓷砖携手新浪家居、新华网

设计大咖、权威媒体

重磅打造的“东方美学设计大赛”

等你来挑战!